回家–故乡变异乡

从来不觉的自己是个怀旧的人, 回趟家说个不好听也就是尽孝给自己看给别人看. 但是父母跟我想的不一样, 我作为家里的读生子女, 从小就是被宠大的(虽然调皮,一直被老妈打到高中,直到大不过我), 到现在也没变. 他们总是盼着望着我能回家, 早在一个星期前就开始张罗买我最喜欢吃的东西备着.

奔奔跟我一起先到武汉, 从汉口坐普通特快回家. 我个穷鬼坐火车Z24从深圳回武昌(哈哈 多亏是火车, 那天雷雨造成了深圳有史以来最大面积停飞),早上6点到武昌, 果断一杯豆浆一碗热干面. 奔奔一下飞机就赶来汉口, 还没来得及吃饭. 有一班车还有20分钟就开了,我还在排队买票…

虽然买的站票, 果断被我抢到位子, 唉怀恋在武汉读大学逃票回家的日子. 想沿路给奔奔看看江汉平原的肥沃土地, 无奈她一点不在乎,4月份也确实没什么特别的, 无非都一片片油菜花,灌浆期的青黄麦子. 当初坐绿皮火车要6个小时到武汉, 两边荷塘清香能让我从烦躁中平静下来, 现在火车都有空调却不能开窗让我再回味一下了.

回了五中, 走了状元桥,参观了大成殿(现在是校史展览区,正好从我高中毕业那届有优秀毕业生的名字,我跟奔奔说看xxx,xxx,xx 都在国外拉~ )大家很少真正会回到生养我们的家乡吧? 北街的热闹中带着萧条,五中搬迁到新校区,来玩的人果断少了一大截~. 临汉门上’北门锁钥’几个字还在提醒我当年语文老师’田伯光’对我说”NM, 你这种人最适合复读了!” 哈哈我还是那么偷懒

外婆又老了点,走路颤颤巍巍的, 不过头发真心没白几根,完全不像88岁的老人.  老妈是应了那句老话”傻人有傻福”. 同事们都羡慕她不用操心小孩,不用操心挣钱….. 她自得其乐,就是闲不住,四处揽点活儿~

襄阳也有万达广场了,在我初中附近, 唉, 我上的初中估计为了增加名气改了名字”诸葛亮中学”. 囧,原来叫32中有毛不好?

我从出生就住在这个家,现在都快三十年了, 它没怎么变. 城市化太快了, 我希望这里能拆迁让辛苦了一辈子的爸妈能住上更宽敞的房子,又担心拆迁过后再也找不到小时候的那点滴印记了.

回hk那天,老妈非要送我到机场大巴才回家. 我心里又舍不得但是没有那么多悲伤. 深圳皇岗口岸过关之后的一瞬间,我松了口气在心里说”tmd, 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