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to Recover

在田丰的婚礼上, 晚宴刚开始, 大家都还没喝多的时候, LY就看我不对劲. 问我咋了, 我不说话, 跟她喝了一杯.

LY: 谈恋爱这事, 就是个谈判的过程[我擦唉, 你tmd在HR法务谈多了吧]. 谈的好, 谈得成了, 那就进入下一步, 婚姻. 这时候才是有效的契约关系. 劈腿了啥的, 谈嘣了的, 就算了.  在这种非契约关系下, 啥事情都是可能的.
ME: 我操, 那劈腿还tmd对了? 节操呢?
LY: NM, 你多大了, 还信这个? 满世界都没节操了, 你还追求啥节操啊? 你书读多了吧? 谁不去选择更适合自己的? [一群贱人附和, 我靠, 你让你男朋友在旁边情何以堪]
ZJ: NM, 你别理她,大多数有还是有节操的. 她整天负能量, 原来她住514咱们住515的时候, 她就这破心态了

果然, 是我脱离时代了, 在大家都在出轨的时候, 我竟然没出轨????? 果然,女博士孤!独!一!生!照片 070

喝多了, 拖到KTV, 大家唱着唱着就哭了… 一把年纪, 谁没啥伤心事,唉

——————————————————————————————————————–

今天我很清醒, 收拾得当所有东西

原来写的信重新读了一遍
明信片看了一遍
gmail里面的邮件读了一遍
每次出游的照片翻了一遍

我想说, 我从未后悔. 到现在这个做决定的时候, 我还是爱她的. 可是我已经承受不了更多, 我已经承担了那么多, 为什么现在我要持续的去承担这个背叛?  我应该好好的一个人. 反省还不够。

解铃还须系铃人,其实我才是那个系铃的

那些日子你会不会舍不得?

————————————————————————————————————-

When I got the news today
I didn’t know what to say
So I just hung up the phone
I took a walk to clear my head
This is where the walking led
The reasons why, I guess
Sometimes a greater plan
Is kinda hard to understand
Right now it don’t make sense

I can’t make it all make sense

 

治牙

——我做过很多事情就像我对待对牙齿, 一点小问(蛀)题(牙),拖着不解决,成了大(根管)问题(手术),继续不认真拖下去只能烂尾最终失(拔)败(牙)

刚开始发现又蛀牙是在08年, 觉得大牙又个地方黑了, 没在意只是刷牙的时候时间长点慢慢就忘了。 09年发现牙齿开始痛,连这个大牙对应的上牙也开始蛀觉得问题有些严重才去校医院看牙。

当时口腔科就只有2个医生,全校师生这么多人(操尼玛的扩招,教学质量跟不上连医疗辅助都跟不上)想要去看病早上6点就得去排队。每天就只能看5个病人, 其实医生也不容易。

医生看了牙,骂我“怎么不早点来?”蛀牙很严重, 只能做根管治疗。花了钱是小事,人还是很受罪。做好治疗,医生劝我做个烤瓷牙套,毕竟已经没了牙神经没有牙髓仅仅靠补是不够牢固与坚韧的。我问了价格, 好家伙要1000多一颗呢,我看看就只有3位数的存款想想算了吧。

这一等就等到了11年,补的洞掉了,我拿着深圳的平均工资,在一个牙科门诊还了价终花近2000块钱于把烤瓷牙做了,这时候医生告诉我,因为牙冠蛀了很多磨掉装烤瓷牙很可能不稳定,让我多注意。

我这人注意个啥啊,仗着自己年轻,该吃吃该喝喝,这下坏了。13年复活节回家,去高中同学余总老爸那里看呀,医生劝我赶快把牙治疗,做个桩基还有救,我说我没那么多时间啊, 在外面做又不放心在等等。

世上那里又那么多机会让你等?上个月回家,发现烤瓷牙套掉了,更悲剧的是牙都快烂完了。这下死了只能拔牙再种上一颗,那时候正好时间不对不能拔牙,拖到回香港。速度在校医院预约看牙医,发现仅仅预约时间都到了7月29号,这是要死人的啊, 我发现自己把小问题拖成大问题之后现在警醒了,那里再敢拖,立马去挂号网给自己在深圳门诊挂口腔科,可是在深圳这个医疗资源匮乏的城市,最早的口腔门诊都要半个月之后了,我心急火燎,深怕坏掉的牙齿影响周围的好牙,先去一个连锁口腔门诊,谁知那医生拍了片子建议我可以保留。我又迷惑了,深怕他为了赚我的钱让我做金属牙桩基。可是这时候等门诊又等不及。

厚颜无耻的找了关系,托了高中同学在深圳三甲医院工作的姐姐帮我找了个医生插队,第二天7点半就到了医院,插队还是不要太久了,万幸找了熟人,做治疗的+做烤瓷种植的牙医博士们建议我拔牙。拔牙的过程太血腥就不详述,手术加药钱也没花多少300+人民币,交钱的适合还发生了个小插曲,尼玛没代够人民币,银行卡的钱又全在余额宝,最后只能卡刷一半,付钱付一半,最2B的是嘴贱问收费人员,可以刷信用卡么?遭受到包括路过护士以及等待缴费周围所有人的鄙视…

惨痛的教训,其实问题在自己深沉次的态度问题。

没那么多机会给等, 没那多人给你挽留。

加油,要做qualify exam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