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盐酱醋瓶

说到油盐酱醋,我首先反应过来的不是生活而是我的4个初中好友,这个词的四个字分别是她们姓的谐音,为了让我加入这个群体,她们叫我“瓶”,我当时很开心说“我最厉害,虽然不能做调料,但却得用我来装调料”…
1998-2002算算毕业近十年了…大家早就各奔东西,不知道是否还记得当年在操场上的卫生包干区疯闹的情景?如今小我9岁的堂弟也从这里毕业了… 唯一没变的估计只有那张陈年的毕业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