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一两件温暖我的小事

Jan总说我过于愤, 不论weibo还是fb, douban总是写/转一些黑暗的东西. 其实我这个人对还是生活超积极对未来有信心的(不包括中国大陆…嗯..), 那我就写点最近遇到的小事.

a) 时间: 20/10/2012 地点:罗湖, 深圳to HK, HK关口, 香港居民通道.
晚上大概9点左右, 过关人很多队伍很长, 香港居民就开了一个窗口. 突然停止办公, 盖章大叔从小窗口跑了出去. 后面有人上前看怎么回事, 原来排在队伍第二位的在妈妈怀里的淘气小姑娘把手伸到关口通道口玻璃门的小缝里,卡住了. 前面排队的一个大叔跑过来, 对那个妈妈说,“我帮你把baby抱着, 你去借个凳子过来.” 这时候后面的人也发现出了什么状况, 没有埋怨, 慢慢等着, 更有热心的跑去找海关急救室的医生. 大约过了1分钟, 就有海关人搬来凳子, 妈妈接过宝宝坐在凳子上. 还有旁边的人哄着宝宝, 怕宝宝受惊. 再过了一会, 急救的人带着箱子出现了, 给宝宝手涂上油, 慢慢把手指拿了出来还哄她说“baby 不要添啊, 添了肚肚痛.” 至此, 突发状况解决,恢复同行. 妈妈抱着宝宝跟旁边人道谢, 跟队伍后面人道歉. 大家都很体谅, 还有对妈妈说“下次小心看着baby啦, 这么危险.” 等到我前面的那对夫妇走到玻璃门旁边的时候, 拿出纸巾把小洞堵住, 然后在过关的时候对海关检查人员说, 他们应该balabala… ╮(╯▽╰)╭ 好温暖有木有, 觉得一会要是我有小孩子了,生活在这里好安心.

b)27/10/2012, 深圳M290公交

中途上来一个小心翼翼抱着一块大概50cm x 50cm 的石质地板砖、背着巨大工具包的疑似农民工,当时他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车上不算拥挤, 一个年轻姑娘主动站起来说”大哥, 来你坐这边,方便放板子”.

c)07/11/2012, 广州地铁1号线

跟奔奔去广州考试, 地铁上靠她身上睡着了. 突然被推醒,朦胧中发现, 她让座给一个抱孩子的大姐…

想想这些就会觉得, 以后会有不少人给我们渐渐老去的父母让座, 说不定会有更多的人在公共场合互相帮助了.

生命的壮阔—这几天一直在看的一本书

这本书的未QJ版:Life’s grandeur: the spread of excellence from Plato to Darwin

作者是,Stephen Jay Gould,was an American paleontologist, evolutionary biologist andhistorian of science.别以为这些什么家家家的,只是跟咱们国家砖家样的,出来发个言,表个态… 在我看来 这老头不仅是一个开朗,乐观又不失严谨的科学工作者,更是一位优秀的科普作家。

允许我把科普看的这么重,想想我国转基因水稻,从99研发成功,到09年审批合格,10年!!!陈奕迅的歌都唱衰了… 在这里我不想推广什么GM多么多么大的优点,就仅仅从国民对转基因食品的误解,抵制,到在大会上对科学工作者的不尊重举动,就可以想到我们国家在科学知识普及和提高科学公共决策水平上有多么失败…看看UK,人家规定吧一个项目科研经费的5%,必须用在此项目的科学知识的宣传上,否则不予验收,唉,还是TMD算了,我们也就那么点钱…广大的研究生已经白菜价了,很多试剂都还紧紧巴巴的… 去nmd,谁还用在宣传…被驴踢了

回下神,恩,这本书用了大量的例子+统计分析,得到了一个与传统观念完全相反的结论(去你的,从小上课都这么讲的,死记硬背),发觉受传统理念舛误之深,震撼之外必须反问下自己,我的头脑里面到底还有多少糟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