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走”的春节

抵不过某货的死缠烂打,春节被拐到了香港。第一次在外面过春节,躲开了老少咸集问东问西,以及麻将绕耳聒噪无聊,在香港有某货管吃管住管玩,还时不时跑来给我当人肉出气筒,可打可骂,过的蛮是自由滋润和潇洒,。

嗯,曾经说过遇到一个不迂不呆,聪明机灵的理工科技术宅就嫁了。这次真把自己给预定出去了。情人节那天,某货拉着我要去买戒指的时候,其实我是满心的欢喜,却又心疼钱。后来才知道某货之前已经去店里看了好多次了。安慰自己说知道某货决定要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抑或是每个女孩的戒指情节作祟,半推半就的随着她进了店里。热情又聪明的店员很快看出了我们的关系,问某货:“她是你的。。。”然后做了一个夸张的手势。随即,我的脸红了大半。某货急忙说:“额,同学。” 其实店员也猜出来了个大概,不再多问,仍旧满脸笑容开心的和我们聊天。没有多余的言语和动作,却我看到了充分的包容与由心而生的尊重,瞬间让我觉得在这里会过的自由舒心,也正是那一刻,更加坚定了我来香港的决心。

情人节的晚上,某货为我戴上戒指。我们洗完澡,关了灯,一起躺到了床上。某货挑逗的对我说“我光着屁屁哦”,然后她借着幽幽的月光,含情脉脉的摸出手机,深情的打开temple run 2,骄傲的对我说:“我6级了!”,然后就….若无旁人的玩起来了temple run。我真的很想掐死她。可是,爱情就是这么奇妙,这一秒,你会爱她爱的要死;而下一秒,你会恨不得想要掐死她;但是下下一秒,你又立刻会“宝宝,抱抱”腻歪的死去活来。没办法,这就是爱情。

好说歹说终于让这货陪我去了一趟曾一度被她鄙视至极的迪士尼。甚感意外的是这货竟然爱上了迪士尼,还说以后要去美国的最大的迪士尼玩。确实,这个公园不仅仅是个公园,而是一个制造快乐与开心的工厂,万恶的资本主义竟然把快乐精致到每一个细节,建筑、装饰、道具、甚至是参加巡游表演的每一个人员的表情和眼神,即使表演了一整天的他们是疲惫的,但是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无比欢乐的笑脸和欢欣的眼神。快乐是会被传染,特别是在迪士尼。

从澳门新葡京赌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色弥漫了。跨过一条马路,便是一排排人力车车夫,穿着黄色的制服,像极了曾经的黄包车夫,或许是刻意的复古模仿。他们的脸在金碧辉煌的新葡京的照耀下,也看不清表情。第一次看到那么多钱,第一次看到5分钟就输掉那么多钱。其实在赌场的时候,我很想哭。为什么同是20岁出头的年纪,几十万和几百万的差别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多玩几分钟的赌局。而我们却要拼命的为了自己爱的人过的好一点而不敢一丝怠慢。

 

这个春节,增长的不仅仅是年龄,更是坚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